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9年1月19日

what to teach and how to teach

再講另一個what and how problem好了。就是what to teach和how to teach。很多老師會努力在處理how to teach的問題,用了很多方法來改變他的教學,這令人敬佩,願意用心在自己教學的老師都值得敬佩。但是同時也應該思考的是what to teach。很多時候老師教久了,就不在思考他的教學內容是否應該調整。有時候改變教學策略是沒有用了,因為教學內容已經不適合環境了。



一千年前的教育系統的必修一定不會和今天的必修一樣的。五十年前的必修,會和現在一樣嗎?

週期表要背嗎?如果這是必修,那麼就來處理如何讓學生背起來的how to teach問題。但如果其實週期表不用背的呢?那教學上一直努力在「如何讓學生把週期表背起來」的各種教具、歌謠、教學技巧,就會變成很怪異的努力。

先確定把週期表背起來,是核心的教學目標之後,再來談how to teach,才比較合理。

不要覺得這些不用談,不要覺得「以前都要背啊」現在就要背。常常問自己「教這個是要幹嘛」並且拼了命的挑戰自己原本的答案,直到自己再也提不出任何問題來挑戰自己為止(好啦我有病)最後留下來的東西,可能就是我們想像中最值得教給學生的東西了。

如果自己沒把握,那就去翻一下課綱吧...

工程師vs科學家

科學家和工程師關心的事情不一樣,不能一概而論。工程師比較關心how問題,怎麼作會有什麼結果這樣;科學家比較關心what問題,就是某個他關心的東西本質到底是什麼。

科學家當然要處理how問題,但那常常是為了解決他的what。工程師當然也要知道what問題,但那常常是為了把他的how問題處理的更好。

2018年12月21日

要用精緻教具還是粗糙教具?

要用粗糙的教具,還是精緻的教具,選擇很簡單,就是看教學目標。如果我們這堂課的教學目標,是希望學生學會看電路圖,並且根據電路圖接電路,當然提供的就是電池、電池盒、鱷魚夾、燈泡等等的器材。


2018年8月15日

JSP8 沒有競爭的競爭力

有人說,比賽勝負會促使學生努力。在面對比賽勝負的壓力下,在競爭下就會快速成長。我相信這是真的,很多競賽真的會逼人長大。

不過沒有競賽人就不會有壓力,不會長大嗎?不會喔,只要給學生一個舞台,跟他們說過幾天你要站在那邊,跟一堆你不認識的人講十分鐘的話,介紹你獨立研究的成果喔。這樣會不會有壓力?這壓力能不能讓人成長?

不是一定要有個勝負才會有壓力啊。給他們一個上台的機會,用這個目標壓力逼迫學生上台前緊張、練習。到現場,看別人上台,感受別人的厲害和緊張;自己上台感受腳抖腳軟到完成任務。誰說不會成長?

JSP第二天,是學生們上台的時間...


首先是明德高中的校長歡迎大家(結果我好像還在某處跑來跑去忙,校長cue我不在場,真不好意思)感謝校長支持!

JSP8 建立關係,擴大世界的寬度

辦理JSP到第八年,我們已經了解了一件事。就是要帶學生出去與更多不同的人接觸交流,希望學生擴展眼光,增加人生的寬度的話,就不要談競賽。

不知道為什麼,台灣人一碰到競賽,不管是哪一種競賽,立刻就變得異常的嚴肅和緊繃。眼光立刻很聚焦在勝負上。好啦,這或許也是好事,比賽會很認真啦。不過對教育目標來說,幾乎都會讓目光被轉移到原本的目標以外的地方。

不過,要交流,光是避開競賽還不夠。來自不同地方的學生,要短時間內建立關係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相見歡破冰活動和之後的隱藏任務,就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這次的破冰,請到了藝名為江鳥鴻的王老師來幫我們進行。讓來自不同地方的孩子們,介紹自己,介紹夥伴,打散重組進入新的團體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