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1年7月3日

全國各區五校研究成果聯合發表會 後記

這個瘋狂的活動,經過一年的醞釀,兩個月的規劃籌備,然後在7/1, 2兩天發光。就如同我一開始講的,這活動最困難的事情,其實在最開始就解決了。邱彥文老師、鍾昌宏老師、吳月鈴老師、劉睿荷老師、本校的許家源和我自己在最開始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都是熱愛科學和教育的。也都知道讓學生有做研究的經驗對學生來講會是很重要的成長,於是也都排除了萬難,想辦法擠出時間讓學生好好的做研究。各個學校的異同,月鈴老師說她想寫一篇專文,所以這部份就讓給月鈴老師了。

每個學校的狀況,學生的狀況雖然都不一樣,但是這些老師都找到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在各個不同的條件下,都讓學生從原來的地方往那個正確的方向跨了一步。而這個活動,聚集了這些有志一同的老師和他們的學生,讓學生之間能個見個面,知道自己不是唯一被老師虐待努力訓練的人,知道原來就在台灣就有這麼多人和他一樣努力的做了研究,和他一樣即使感到緊張害怕,仍然到了台上完成了自己的present。這或許在他的人生上,是很大的一步。

老師之間也藉由這個機會看到別的老師的作法和成果。我也在這活動中,腦子就爆發出了好多靈感,一下子明年整個科學探究課程的作法就浮現在腦中了。

全國各區五校研究成果聯合發表會(中)7/1實況

寄件者 7/1五校聯合研究成果發表會


時間終於來到了七月一日,會場早已準備好,就等各路人馬蒞臨,開始今天的盛會。宜蘭的月鈴老師帶領的復興國中團隊第一個到達現場。


2011年7月2日

全國各區五校研究成果聯合發表會(上)緣起與籌劃

寄件者 7/1五校聯合研究成果發表會


前言

今天活動結束後,有人來恭喜我,說我完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我想了一想,這件事情「困難」嗎?在辦理活動的過程中,我的確有感覺到「繁雜」「麻煩」但是其實沒有感覺到「困難」。困難的意思是,事情無法推動執行,沒有辦法按照一些想法去執行。「繁雜」則是有許多細節要思考處理,但是那個並不困難。就像微積分相對於四則運算來講,微積分是困難的,但是如果是連續一萬個加減乘除兜起來的四則運算,你知道你一定會算,只要花時間慢慢算就可以。

這個活動最困難的地方,其實是我必須找到夠多的老師具有夠強的熱誠,這些老師必須要認為科學教育就是要包含「研究課程」。執行這課程不為了什麼,就是因為它理所當然要在科學課程裡面。然後這些老師必須能突破環境的限制,願意去做,學生還願意受老師的教導,去學。

更甚者,這些研究,動機必須很單純。不是為了比賽。家長不會介入太多,老師不會介入太多的狀況下產生出來的作品,才是這個活動真正想要的。學生必須要有親身體驗過研究,而不是為了某些利益目的來做出來的成果。

我必須要找到夠多的這樣的人,還要願意在暑假的第一天跑一趟,聚在一起開這個party。

這個最最最困難的事情,其實在最最最開始,就已經解決了。因為在噗浪上,我早就知道有這些瘋狂的科學老師,每年每年都帶著孩子做研究。我知道只要發出訊息說:「來吧,一起玩」在現實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人就會到了!

所以困難的東西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簡單的四則運算。一一解決後,事情就成立了。

p.s.說實在,剛剛上面那一段「現實條件允許」這件事情,有點不太正確。因為我實在不覺得那些從屏東台中宜蘭帶一大堆學生到台北的這種事情,是那麼的「現實條件允許」,但是這個困難是屬於那些瘋狂科學老師去解決的,所以我還覺得他們面對的事情還比我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