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09年11月5日

記事

今天在課堂上發生了一件事情,讓我頗有感觸。
前一天我在解題的時候,學生問了一個題目,內容是某水溶液的莫耳濃度是bM, 溶質分子量為m, 溶液密度為d g/cm3,請問此溶液的重量百分濃度是多少。
當天解完之後,學生都接受答案了。但隔天,有個學生上課時說:另外一個老師解的跟我不一樣,老師你是不是算錯了。

我當下的反應與感受,是:「為什麼你要來問我,我是不是算錯了?你為什麼不是自己去算一算,然後判斷誰對誰錯?」

如果前一天上課的時候,學生有把東西聽懂,至少聽個半懂,知道來龍去脈,那麼他應該要有能力將題目重新演算一遍(既然答案有爭議,多算一遍是好事),然後可以依賴自己的能力去做出判斷。而不是去尋求權威的說法。

就算他知道了某個權威對了,另一個權威錯了,那麼對他還是一點幫助都沒有。學生仍然沒有思考、沒有判斷。當電視上面隨便找個穿著白袍的外國人,自稱是某某權威的時候,他還是只能被騙。

科學教育不該去教導學生服膺權威。我們可以從實驗或者嚴謹的邏輯推論,去得到某個科學原則或定律之後,將這些原則定律拿來正確的使用,但卻不能只憑著某某人說了什麼,就說答案應該是如何如何。

費曼先生在加州理工學院服務的時候,在1961~1964年期間開了一門物理學的入門課,並編寫了一套講義,後來出版成為三大卷的費曼物理學講義

這套書非常棒,不過和其他所有的出版品一樣,裡面的內容多少有點錯誤。這些錯誤曾經造成一名威廉與瑪麗學院的學生考克斯,在一次考試中因為引用了書中錯誤的說法而被扣分了。

考克斯為了這件事情,寫了信給費曼先生。費曼先生的回答是:「你的老師沒給你分數是正確的,因為你的答案錯了。他不是已經利用了高斯定律證明給你看了?在科學生,你應該相信嚴謹的邏輯和仔細的論證,而不要相信權威......(後略)」(引用自費曼物理學講義裡面的序)

這也是我想告訴學生的。相信權威是很方便簡單的事情,但是這卻會剝奪你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當你們在課堂上有時侃侃而談時,不管內容是幼稚還是精采,其實都很好。雖然有時候我會加以批評,但是不論如何,你們都思考了。但若你們相信了某些專家,而停止思考時,那就完蛋了。

另一個有趣的故事是這樣的:有個病人,病的很嚴重。醫生來看他,做出宣判說:這個人死了!於是大家就開始把這個病人裝在棺材裡面,準備要抬去埋。在棺木要下葬的時候,病人醒了,發現自己不知道在哪裡,於是大聲呼救。參加葬禮的醫生專家們於是開始討論這個人是活的還死的,經過專家的討論,這個人應該是死了,根據所有的醫學書籍,他絕對不可能是活的。於是做出結論:他死了。其他參加葬禮的人,聽到專家學者這樣說,也都點頭同意說:他死了,專家都這樣講,絕對不會錯。

於是他就被埋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