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3年12月16日

水的潛熱活動

一年一度的燒手毛實驗,需要科學的知識技術和信任科學的勇氣

請勿自行在家嘗試,請要在有專業人士監督的情況下進行此活動




費曼也玩過這個唷

我們玩了很多花樣,像把酒變成水,又利用化學顏色變化來表演。壓軸是我們自己 發明的一套戲法。我先偷偷地把手放在水里,再浸進苯裡面,然後不小心的掃過其 中一個本生燈,一隻手便燒起來。我趕忙用另一隻手去拍打已著火的手,兩只手便都燒 起來了。(手是不會痛的,因為苯燒得很快,而皮膚上的水又有冷卻作用。)於是我揮舞 雙手,邊跑邊叫:“起火啦!起火啦!”所有人都很緊張,全部跑出房間,而當天的表演 就那樣結束了!
後來,念大學時,我告訴兄弟會的兄弟這些故事,他們都不相信:“胡扯!不可能 !”為了說服他們,我經常必須做各種示範表演。像有一次,我們爭論尿液是不是由 於地心吸引力作用而排出身體外,我是持反對意見的一方。為了證明,我便一邊倒立、 一邊小便給他們看。另外一次,有人說如果阿斯匹林跟可口可樂一起吞進去,你會立刻 昏倒;我跟他們說這真是廢話連篇,便提議試給他們看,接著,他們卻開始爭論到底要 先吞阿斯匹林再喝可樂,或者先喝可樂再吞阿斯匹林,還是把阿斯匹林溶在可樂里喝。 於是我找來六顆藥片和三瓶可樂:第一次,吞了兩顆阿斯匹林,然後喝可樂;第二回, 我把阿斯匹林溶在可樂裡頭,喝掉;最後,我把第三瓶可樂喝下去,再吞阿斯匹林。每 一次,那些呆瓜都站在我身旁,預備我昏倒時把我扶著;但甚麼也沒有發生。我倒是記 ,那個晚上我睡得不怎麼好,最後起來做了很多功課,證明瞭好幾條黎曼-西塔函數 (Riemann-Zeta function)
我說:“好吧,各位兄弟,我們去找些苯回來吧!”
他們把苯找來,我把手放在水里浸,再放在苯里,然後點火......卻痛得要命!原來, 隔了那麼多年,我手背上長出毛來了——它們就好像燈芯的作用一樣,吸收苯而燃燒; 但小時候表演時,手上根本沒有毛!不過。在眾多兄弟面前表演過後,我的手背上的毛 也沒有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