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6年6月4日

會考開獎後的雜談

最近其實許多事情都想不清楚,同樣的事情在腦子裡通常都會有三四個意見同時存在然後在吵架。所以這大概會是胡言亂語的一篇。另外,所有的文章想法都一定有侷限性,不可能放諸四海皆準。每個地區有每個地區的特性與問題,這些文章敘述的想法,並不嘗試要找出一個通則...


首先我們龍山國中,考5C的孩子佔了2.7%,4B1C以上的學生有84%。這樣的表現相當不錯,我們學校真的不錯!看到這邊一定有人會問:你為什麼不說有多少5A,甚至5A++呢?

我的想法是這樣,首先5C的孩子是怎麼回事呢?其實會有好幾種情況,其中最令人擔心的,是有些孩子是放棄了,不是一兩科放棄,是全面的放棄。一點點鬥志都沒有,完全的拒絕學習,甚至不是考科放棄而已,其他不考的也都放棄了。代表他在國中的學習是完全無效的,所有科目!

這些放棄或者對於學科無能為力的孩子,每個學校每個班級都會有。但是如果比例太高,放棄的科目太多,我真的覺得是學校的責任。我總是相信這麼多科目裡面,至少也要有一兩科是學生願意多花一點點時間去讀去看的。以會考的標準來說,大部分的孩子應該是有能力至少拿到一個B的。5C,是我們必須關切關注的問題。

教育當然有其極限,多少我們都會碰到我們無法給予協助的孩子,但是如果比例過高,那我想教學現場一定有失職之處。

另外又為什麼要關注4B1C的孩子呢?其中第一個最直接的原因是因為台北市的校務評鑑,是以4B1C為標準的。也就是4B1C以上的學生必須超過某個比例才能拿到分數。

我一開始聽到這個標準其實蠻憤怒的,因為這個標準明顯對於弱勢的學校不利,對於較為明星的學校有利,也有鼓勵學校只在意成績的嫌疑。不過其實一方面校務評鑑不是只有這個項目,另一方面,想想看4B1C的意思,是五科裡面有四科是達到基礎,有一顆待加強。如果以這個標準作為我們教學上的目標「之一」的話,算不算合理呢?

我覺得還算合理ㄟ,我覺得龍山可以達到84%的4B1C以上,是非常好的表現。(假設會考的題目的確能有效測出學科基本能力)這代表龍山的老師真的認真的想盡量把每個孩子都帶上來,也做的很不錯!

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以會考的考試形式考不出來的東西,就很難取得資訊了。我們學校是一個教學很正常化的學校,所有「非考科」的老師都超認真的授課,也都提供了許多舞台機會讓不同能力的學生有機會表現。就我的「想像」,這樣的氛圍也會幫助到學生在考試成績上有所進步的。

那A呢?A++。每個學校其實看會考成績時,應該關注的點確實該有所不同。有許多偏鄉的學校正努力的扶弱,盡可能減少5C的孩子。可以將全校有50%的5C學生降低到30%,那是這個學校很大的進步與成就。那資源最多,文化刺激最多的台北市學校,是不是也該「只」關注5C呢?可能我們的要求要更高一些?

我的想法是,要關注5C的學生,但是不能僅限於關注5C。條件更好的地區,理應表現更好一些。那麼要關注什麼?我的想法是:「中等能力表現以上的孩子,能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學校,協助他進一步發展自己的能力?」

我希望一個已經有還不錯表現能力的孩子,可以有多一點時間空間去認識自我,探索自我,發展自我。然後在大考後的這個抉擇點,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大方向,並且可以有所選擇。

要有所選擇,必須先知道你要選擇什麼。盲目的一窩蜂追逐「好學校」,是一直以來我們看到的弊病。每年這個時候,都會聽到4A++ 1A, 或1A-甚至B的學生狂哭崩潰,說自己「爛死了」。嗯,對自己的要求高,追求完美或許是好事吧,但是我常常覺得台灣有許多學生在紅海裡廝殺,最後只能有一個勝利者的那種決鬥,輸了一分,輸了一題,就好像人生要崩潰了。但是一問之下,並不是他的人生想追求什麼,而在中途摔了一跤。而是他就是在這個遊戲規則裡面論輸贏。整個白花花的青春,就被限縮在考卷上了。

所有的老師在學生要畢業離開你之前,大概都會對學生有些想法。有些學生就是會讓你擔心,有些學生就是會讓你覺得很有希望,可以不用太為他操心。

那想想看,什麼樣的學生是老師最不擔心的呢?5A++的?的確,許多有能力考上5A++的學生,真的各方面能力都不錯,可以很放心的看著他往下個階段邁進。但我知道有許多5A++的學生真的超令人擔心的。對我來說,如果一個學生的世界只有考卷沒有別的,考了5A++,我其實是會很擔心的。

什麼樣的學生會讓我很放心?有不錯的基礎能力,各科都有一些基礎,某些科目能夠突出(包含所有科目喔),對至少某些特定領域的事物能夠充滿好奇熱情,能了解自己對自己有期待有方向。


其實說實在,我就只是想看到一個活生生的青少年而已。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