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7年2月26日

教改教改,你改了嗎?

前一陣子看了藍弋丰寫的《橡皮推翻了滿清》這本書。對於裡面寫的一段敘述特別有感覺。就是地方仕紳對於地方的治理勢力很強,雖然是中央集權政府,但是地方仕紳掌控了當地。雖然看似許多事情要聽命中央政府,但骨子裡還是由仕紳管理。有些甚至就是地方仕紳化身成為政府官員。雖然看起來像事由政府單位控管著地方,但是骨子裡還是地方仕紳的勢力。

所以就算換了政府,地方仕紳只要不失勢,其實對於當地來說,變化就不會太大。

對於台灣來說,我有時候感覺也是一樣的。許多人、家族,掌握分配著許多資源,就算換了政府,那些原本掌握那些資源人脈的人,還是同一批人。就算換了政府,也未必撼動的了這些既有的勢力。於是原本發生的事情還是持續的發生...

於是說要改變,變革,不管是所謂由下而上的,還是由誰喊出來的,如果只是小打小鬧,做一些無關痛癢的改變,那些既有勢力的人士,或許就睜一支眼閉一支眼。如果是真的會動到他們比較核心的利益,那就很抱歉,絕不會讓步的。

這一段時間,關於教改的論述,其中一個最震撼我的言論是莊福泰主任說:不要什麼都怪教改失敗,你自己改了嗎?意思是,你如果根本沒有跟隨教改的腳步做一些改變,根本就沒資格說教改失敗不失敗。

對於許多的民眾是如此,我想對於那些掌握權力資源的人更是如此。我之前一直覺得,我面對的學生之所以常常讓我覺得觀念非常難以改變,是因為我不是只需要和學生的觀念拔河,是因為我需要跟學生背後一大把的家長、同學和其他人拔河。但我現在更感受到,我們需要跟那些掌握龐大資源和權力的人去對抗。

我從九年一貫實施的第一年開始當正式老師,回頭看九年一貫課綱的內容,以自然科來說其實是非常前瞻有理想性的,如果真的想推行這些很棒的想法,如果是想玩真的,這十幾年,早就該從師培系統、教師甄試系統、考招制度下手逐步調整。但是大家可以去看看教師甄試的題目,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也就是你要翻轉教學也好,行動學習也好,合作學習,學習共同體,什麼都可以沒關係,政府也可以花錢花人讓你去玩。辦一堆研習競賽,作文比賽教案比賽訪視評鑑都可以,比賽越多就讓你花越多時間在比賽訪視評鑑上面。但是就是不改制度,不改評選教師的方式。

大家可以去看看,有多少師培系統的課程,是用翻轉教學、行動學習、合作學習、學習共同體去設計課程?還是只是用傳統講述法去教翻轉教學?

國中自然科談探究教學,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大家可以去看看會考題目,有多少探究在裡面?

這次招聯會的決定,又是一次的證明。掌握資源權力的人,根本不想跟隨教改的腳步做調整。改一些無關痛癢的可以,真的要在本質上調整些什麼就是免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