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1年7月2日

全國各區五校研究成果聯合發表會(上)緣起與籌劃

寄件者 7/1五校聯合研究成果發表會


前言

今天活動結束後,有人來恭喜我,說我完成了一件困難的事情。我想了一想,這件事情「困難」嗎?在辦理活動的過程中,我的確有感覺到「繁雜」「麻煩」但是其實沒有感覺到「困難」。困難的意思是,事情無法推動執行,沒有辦法按照一些想法去執行。「繁雜」則是有許多細節要思考處理,但是那個並不困難。就像微積分相對於四則運算來講,微積分是困難的,但是如果是連續一萬個加減乘除兜起來的四則運算,你知道你一定會算,只要花時間慢慢算就可以。

這個活動最困難的地方,其實是我必須找到夠多的老師具有夠強的熱誠,這些老師必須要認為科學教育就是要包含「研究課程」。執行這課程不為了什麼,就是因為它理所當然要在科學課程裡面。然後這些老師必須能突破環境的限制,願意去做,學生還願意受老師的教導,去學。

更甚者,這些研究,動機必須很單純。不是為了比賽。家長不會介入太多,老師不會介入太多的狀況下產生出來的作品,才是這個活動真正想要的。學生必須要有親身體驗過研究,而不是為了某些利益目的來做出來的成果。

我必須要找到夠多的這樣的人,還要願意在暑假的第一天跑一趟,聚在一起開這個party。

這個最最最困難的事情,其實在最最最開始,就已經解決了。因為在噗浪上,我早就知道有這些瘋狂的科學老師,每年每年都帶著孩子做研究。我知道只要發出訊息說:「來吧,一起玩」在現實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人就會到了!

所以困難的東西消失了,剩下的只是簡單的四則運算。一一解決後,事情就成立了。

p.s.說實在,剛剛上面那一段「現實條件允許」這件事情,有點不太正確。因為我實在不覺得那些從屏東台中宜蘭帶一大堆學生到台北的這種事情,是那麼的「現實條件允許」,但是這個困難是屬於那些瘋狂科學老師去解決的,所以我還覺得他們面對的事情還比我困難。




一、緣起
為什麼會有這次的活動呢?要講到去年的物理教學及示範年會。這一次的年會和彥文老師碰了面。當台上講到IYPT活動時,我跟彥文就想到為何不讓我們兩所學校的學生都進行一樣的研究題目,一年後碰面來pk呢?一方面有研究、有交流、有競賽。彼此之間的研究有異有同,這樣發表起來,學生彼此之間會很容易產生共鳴。

但後來當然事情沒有那麼順利,最後並沒有真的進行相同題目的研究。但是某一天跟彥文談起這個事情,最後彥文的結論是:一定要辦!一定要讓那些孩子走到外面去看看別人,聽聽別人的東西,互相交流一下。於是這件事情就確定非辦不可了。

在這一年,其實發生很多事情,光是阿簡生物趴辣客就辦了三屆。其實這件事情給了我很大的刺激。我覺得我老是在享受別人辦出來很好活動的成果,什麼時候我也能貢獻一點心力呢?(其實另一方面我也覺得帶學生到遙遠的地方這件事情也蠻麻煩的XD),於是我就跟彥文說:「我來辦吧」。


其實我有時候會幹這種事情,因為如果讓我知道事情很麻煩很難辦的話,時間一拖長,越想越多,最後的結果就是算了不要辦。所以我就要在我退縮之前,把事情搞大到我退不了,只好前進的地步。那事情就會做出來...


當時本來是想和第一屆趴辣客一樣,找一間可以發表的咖啡店,某個假日和彥文約一約,帶學生出去喝咖啡順便發表一下,大家拍個照就完畢了。就是一個單純私底下的科學聊天會。沒想到經過大概兩三個月的時間,這活動越便越大,越變越大...

二、籌劃
當然不可能真的只找個咖啡店講一講就了事,用自己學校的場地來進行活動還是比較正式一點。但是一旦用學校場地,就不能偷偷來了,所有行政程序就要按規矩來跑。既然用了學校場地,那就是一個正式的邀請活動,就要好好的盡地主之誼。既然用了學校場地,就一定要讓校長了解,經過校長同意。只要事情經過校長,那就一定會變成很隆重盛大。於是這一切就沒辦法回頭了。

本來手冊我想簡單印個流程列表就好,後來變成一本精美手冊。本來午餐我想當天每人收個60塊錢買便當吃吃就好,結果變成小型buffet。

那好吧,反正既然要辦,就想想流程應該怎樣才好。但是其實我腦袋太古板了,第一次排出來的版本,就是「報到」「上台」「吃飯」「上台」「結束」。簡直就是那種超硬的研習。結果彥文就說:「啥~一趕到台北就要上台喔?應該要個相見歡什麼的吧」。所以前面就排了一點點相見歡的時間。

然後一開始因為只有兩校,算一算也才六七組人馬要上台,一組十分鐘的話,一個多小時就結束了,然後下午要幹嘛勒?我靈機一動,就想說可以找畢業的學長姊來分享他們以前國中做研究的經驗和這個經驗到高中對他們的影響。我曾經看過月鈴老師以前帶過的學生,非常優秀,也做過類似的分享。我也想要獻寶一下,所以決定要找幾個優秀的校友來「展」一下。剛好有一位校友王沛元最近考完大學,學測滿級分。他雖然是數理資優班,但是後來決定念文科,考上台大法律系。考完之後有一次回來我就問他,國中階段的數理思考訓練,對他唸文科有沒有幫助?結果他是肯定的,我就覺得蠻有趣想請他來分享他的研究經驗。

然後另外一位黃佑仁更神奇,是某天我去八德路一家電腦公司修電腦,順便在那個公司的二樓附設咖啡店等待的時候,他剛好和學弟在旁邊討論功課什麼的,結果被他認出來。一聊之下,知道他從國中就開始迷電腦,一直到高中、大學。現在除了功課外,還投入了自由軟體ezgo的推動。他是其中一位編輯者。在聊的過程中,知道他雖然很迷電腦和遊戲,但是他利用了這個「迷」去推動他的學習。而且功課也沒有放掉,一直維持在還不錯的地步。後來甚至參加了相關的競賽,保送了台大資工系。

我有一些學生,雖然對某些領域有強烈的興趣,但是偏性超重的狀況下,放掉了很多其他東西。造成總是考不上夠好的學校,其實我也覺得很可惜。我就很好奇他如何在興趣和功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結果他的成長和思考深度比我想像中的還多更多更多。

最後一位,是我第一年教書帶的學生。很有主見,很有自己的想法。不管在北一女的時候,或者後來到了大學,都經過很多段很強烈的變動,剛好我藉由MSN多多少少參與到。他常往山上走、往部落走,常參加服務性的營隊活動,對土地和人是很關心的。我想藉由他的想法,告訴與會的小朋友一些關心土地與他人的事情。所以就找了他...

但其實校友們都很忙,尤其是這個發表會的時間剛好敲在暑假的頭一天,其實很多大學生才剛考完期末考,所以其實會擔心他們有沒有時間準備好。結果他們果然都是我的好學生,每個都完成了他們答應的工作!

這部份敲完之後,後來好像是彥文在噗浪上放了消息還怎樣吧。其實我一開始很低調,不太想到處講,因為根本不知道會不會辦起來,萬一到處講最後掛了不是很糗。結果彥文執行了我前面講的那個作法,就是把事情搞大到無法回頭,就只好把事情做好!

彥文一放出消息,後來台中的昌宏老師和宜蘭的月鈴老師也說有興趣要來。加上台北資優領域的睿荷老師因為擔心我這裡募集不到人,本來決定贊助兩位上台的人之外,還要贊助全體七年級資優生。後來算一算,不得了,人太多了。就謝謝她的好意。(結果睿荷老師帶來的兩位同學,實力超強,變成所有與會人員膜拜的偶像)

這樣一來,就變成台北、宜蘭、台中、屏東四縣市五校的聯合發表會了。

五校共十二件作品發表,加上四位校友(龍山三位,台中贊助一位)的分享,夠充實了吧!結果月鈴老師建議,一定要有老師的研究會。互相討論一下這一年帶領研究課程的心得。這點子實在太棒,所以就在第一天結束後,安排了一個老師的聚會。吃個飯,聊一聊,彼此再刺激一下。

啊第二天呢?啥?還有第二天?因為屏東、台中其實真的太遠了,當天來回說實在是太累了。所以這兩所學校就決定要待到第二天,第二天的上午就安排了趣味科學實驗和競賽活動。由我和彥文擔綱。這種活動對我和彥文來說其實蠻熟悉蠻容易的,也可以讓小朋友輕鬆開心點,又能學到一些東西。於是第二天的行程就這樣敲定了。

行程敲定後,還有交通和住宿的問題。交通問題我完全幫不上忙,各校老師也都自行解決了。各校老師要帶學生出來的問題,和學校與家長協調的事情,我也幫不上忙,只能請學校發文到各校,說有這樣的活動。這些帶出來的學生,都不是自己導師班的,通通是科任班或是資優班的。(啊這樣還能做研究課程?還能帶出來?這也太強了吧!)

住宿的部份,我本來以為很容易的。因為我們學校附近有一個教師會館還有一個國軍英雄館,本來想這兩間很容易可以訂到。結果忘記當天要考指考,房間都被訂光了。我實在也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比較便宜又好的住宿地點。後來就只好讓他們自己解決,結果訂到一間還蠻神奇的旅館。(昌宏你一定有拍照,po上來吧!)總之這部份還蠻抱歉的,沒有辦法事前訂到比較適合的住所)

這些比較大條的事情解決後,剩下的其實就靠我們學校行政團隊了。這類的事情難不倒他們。某天開會的時候,特教組長拿出一份sop。我一看,發現原來流程和工作分配都好了,我只要提出我想要那些東西,人員座位如何安排等等的需求,就不用我再操心了。在此真的感謝我們行政團隊全力的支持!

六月底,投影片資料到手,也要到了各校研究過程的一些照片。於是製作了上面那張海報作為海報和手冊封面。手冊編輯好,送印。六月三十號,結業式完畢,校務會議完畢,手冊印好送到學校來。下午場地佈置完畢。自此萬事具備,只等七月一日恭候各校大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