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0年12月27日

令人感動的教育者-林茂成老師


其實要寫這篇心得是困難的,因為東西太多太多了。

今年的暑假,到宜蘭復興國中拜訪了林茂成老師的法拉第車隊後,就一直想著要聽林老師的演講分享。後來由於新竹的生物科輔導團要辦一系列的研習,有邀請茂成老師進行第一次的演講(阿簡是第三次,我是第四次)當天還特地請了假衝過去。可惜當天採取的方式主要是讓老師討論而不是由茂成老師主講,所以雖然和其他老師討論有些收穫,但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後來敦化要主辦「與良師有約」的活動,我就建議一定要邀請林老師來講一場,我翹班也要去!呃,不是啦,是請假也要去!

後來就決定乾脆把資優班全部帶去感受一下,什麼事才是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事!

「什麼事重要的事情?」我常常問自己這件事情。對這個階段的學生來說,在教室裡面這樣一直唸書,對他們來說是最重要的嗎?有沒有更重要的事情是我們的教育沒有給的?忘記的?

茂成老師在課堂中,教育場合中,看到了老師和學生在教學現場上常有尖銳的對立;學生與學生之間由於課業的競爭,也存在著對立;學校有許多的比賽、競賽,一樣造成對立!學生在學校中,常常沒有感覺到學習的樂趣,反而感到非常的枯燥、疲累,令人想要逃避。

就像大人想逃避monday blue一樣,小孩也想逃避。我們不是常常告訴學生,互相合作是人類重要的特性之一?我們不是常常告訴學生學習很快樂?但是我們營造出來的環境卻完全不是這樣的,整個社會的氛圍也不是這樣的。社會充滿了對立而非合作,充滿了對工作的抱怨而非樂趣。所以任我們說破了嘴告訴學生學習很棒喔很開心喔很重要喔卻一點用都沒有。

茂成老師和大家遇到的學生一樣,但有一天他帶著當時他們學校所謂的問題學生去溯溪時,看到了某一個答案:學生在大自然中,在水裡面,是這麼開心快樂。這些在學校裏面造成一大堆問題的暴力、不乖、不聽話、脾氣暴躁無法管控的孩子們,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於是他從這邊感受到某些學校裏面無法做到的事情,似乎可以在溪裡面找到一些解答。

他帶著學校裏面的學生、教職員工一起去溯溪。在那邊,第一次,沒有所謂的社會階級,權力位階。不管是誰,在大自然面前,都得把那些面具摘除,回到真正的自己。於是不管是誰,都要尖叫、恐懼、小心翼翼;合作、手拉著手、互相幫助。老師不再是老師,學生不再是學生。當老師不小心滑了一下,旁邊伸出手,穩固用力的抓住的,是那個「壞」學生。喔不,壞學生不在溪裡,是在教室裡。

從這樣的課程出發,慢慢的茂成老師又發展出了單車課程(就是法拉第單車隊)、登山課程、綠島音樂會等等的體驗課程。然後我發現在這些課程中,茂成老師的眼光又放的更宏遠了。那是身為一個人所應該了解的珍貴情感。

這幾年台北市常被外界戲稱為「天龍國」,意思是台北市的人自視甚高,自我中心,眼睛長在頭頂上,不知其他縣市的疾苦。事實上這種天龍國症特別容易出現在社經地位佳,功課又好的人身上。這樣的人在做思考或做決策的時候,真的會很不知道民間疾苦,做出很恐怖的決定。那這些在學校功課好的孩子,被學校、老師喜愛,認為這些孩子很棒、「沒問題」的孩子,是不是其實還缺了很多「真正重要」的東西?

他們了解在我們小小的台灣中,有很多小鄉村過的生活是無法想像的嗎?知道如何和不同類型的人合作嗎?知道台灣有哪些世界級珍貴的資產嗎?我相信大多數的台北孩子完全不知道這些事情。而我就是那個「不知道」的人之一。我就是那種小時候功課不錯,不會出什麼麻煩,沒有和老師衝突的人之一。

而我卻常常覺得我一步都跨不出學校。外面的世界好大,好恐怖。

我可是大家覺得厲害的建中台大人,但我常常覺得我一直泡在這個系統裡面,真的虛到不行。於是我其實花了許多力氣和時間去觸碰那個「真實的」世界,那個離學校很遠很遠的真實世界。也由於這樣,我就更覺得茂成老師的課程對學生的生命來說,非常重要。

他讓學生騎腳踏車去雲林鄉下,在那邊開科學課程。他的學生說:怎麼都沒有年輕人?只有老人和幼童?學生在那邊學習到如何和一個與自己很不一樣的人說話。他讓學生到綠島開演奏會,沒有什麼高級場地,只有在路邊的草地上,擺上自己從新竹帶去的椅子和譜架。孩子家境甚佳,帶著近百萬的大提琴,就在草地上拉出綠島小夜曲給海聽,給綠島人聽。我相信這些有著天堂般環境的孩子,會因此而有了草地與泥土的味道。

茂成老師也一直強調一件事情:要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去追求!事情沒有那麼難,不要一直幫自己設限說:要有錢、有裝備、有時間什麼才要去做。先去做,然後事情慢慢就會有進展。這是林老師的親身體驗:他說他有一天在溪旁看到一個原住民,咚咚咚跳到水裡面之後,慢慢就走到了對岸。他跟他旁邊的同事說:這是不是就是溯溪啊?我們也來試試看。然後就跳下去了。下去之後,才發現水超冰,石頭超滑,走了一下子受不了,才知道原住民超厲害。接著回去一查資料發現原來有溯溪鞋這種東西。買了溯溪鞋之後再去試試看,發現好走多了,可是水還是超冰的,再回去一查才發現有防寒衣這種東西。這些知識、經驗與裝備漸漸的累積,慢慢才變成一個可行的課程。但是前提是:要先跳下去!

奧修說:想之前先跳。我了解了!

寫到這邊其實感覺還有很多東西沒寫到,像是科學研究的部份、學生免費幫社區修腳踏車卻獲得更多的部份、像是土地情感的部份,我都覺得那太重要而且在學校教育中極度的匱乏。那是成為一個完整健康的人的重要經歷但學校沒有給的東西。那是極度強調課業競爭、分數的環境所無法給的東西。

有人說我今年進行的課程跟往年比起來有很多突破,我想與茂成老師、月玲老師、阿簡、TPET教育噗浪客和生物趴辣客脫不了干係。月玲老師、阿簡老師和噗浪趴辣客的各位給了我很多刺激、支持與點子。但茂成老師給我一種格局和勇氣。希望我也能慢慢的朝那個方向走去,往那個更正確的方向走去。

最後獻上這首我最近幾天聽了四五十次的歌,王宏恩的月光。這首歌一直讓我想到茂成老師一直說的「土地」「母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