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1年5月4日

John Hunter談和平遊戲


John Hunter是國小四年級的老師,他設計了一個可以在課堂上進行的遊戲,稱為world peace。在上述演講的約第8分鐘後開始,學生在此遊戲中展現的智慧和學習到的效果,相當驚人!


遊戲的內容是一個模擬的世界,這世界有四個國家。貧富不一,國家有自己的土地、軍隊、財富、資源等等。由老師聘請總理(學生可以拒絕),由總理聘請內閣。有國防部長、財政部長等等。然後開始針對這世界發生的問題,看看學生如何解決。



這遊戲不就是單純的真人版世紀帝國?或是真人版Travian

不是的,我認為這遊戲裡面有個很重要的不同,是當你在玩世紀帝國或者Travian的時候,「他人」或者「他國」常常是個敵人。以世紀帝國來講,完全是以戰爭為出發點的遊戲--你必須消滅所有的對方,才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Travian 則是比較複雜,可以有聯盟,有戰爭。Travian的遊戲中,從來沒有發展出整個世界共同合作去幫助弱小的規則。因為遊戲的本質仍然是搶奪資源,最富有的人能拿冠軍。

造成這樣結果的有兩個原因,其一是:當一個弱小的國家在Travian被車掉(消滅)時,其他國家是完全獲利的。但對於被車掉的國家來說,那非常殘忍。第二個原因就是,因為人是在網路上,所以當你車掉別人的國家時,你是感受不到對方的痛苦的。

但是World peace的遊戲並不是這樣,你的同學們就在你面前,你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情緒。而且遊戲裡面安排了許多「全球性」的難關,是要全部的玩家一起合作才能度過的(Travian裡面並沒有這種事情)於是學生必須要能思考國家政策,學會做事的時候不能衝動,學會協商溝通,學會從大局去看事情。

學生在遊戲中會發現,自私、衝動、獨斷常常會造成不好的結果。(甚至還體會到孫子兵法裡面所說的,戰爭會上癮!)他們也會發現,合作、奉獻自己的利益可以得到更大的全球性的利益。這件事情,在真實世界中也是正確的,但是因為範圍太大,時間太長,必須要非常有遠見的人,才能看到並且有能力執行。可是在遊戲中,卻可以比較容易看到這個結論。

當他們體會到這些事情之後,以後長大成人面對更真實的世界時,他們會是準備的更好的一群人。

我看到這樣的課程,非常感動,也會想如何設計這樣的課程呢?後來想想,我不應該著眼在「如何研發遊戲」這件事情上。而是應該先著眼在Hunter先生的理念上。分析一下他講的理念吧:這世界有很多問題,我雖然身為老師,但是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解決,你們來試試看!

這樣的想法,其實就是教師退到幕後的角色,把教室交給學生,讓學生站在舞台上的想法。但是教師提供的是一個「擬真」的環境,讓學生在相對安全的情境下,去體驗接近真實的人生。然後在那裡面對自己和世界。

其實我在自己的課堂上,也一步一步的在往這個方向走。在科學課程中,設計一個環境,讓學生去經歷科學家曾經經歷過情境,然後用自己的方式去走走看。例如當法拉第面對他的電線和磁鐵的時候,他想到的事情或許是電磁感應或者馬達這些事情。那如果我們同樣把電線和磁鐵交給學生的話呢?他們又會玩出什麼把戲?

產生疑問,想要研究、解決,然後規劃、動手、提出足夠說服力的論點這樣的過程,就是科學家在玩的事情。這樣過程,我們可以設計在課堂中,讓學生去經歷。

例如阿簡老師的能量塔活動,是將生物能量塔的觀念,以虛擬的方式濃縮讓它在一堂課中發生,並且變得比較好觀察和分析。但如果可以開放讓學生在玩遊戲的時候,自己說出那些結論,那學生就是經歷了一次「生物學家的思考」方式,用生物學家的想法去想了一次事情。

所以老師可以設定遊戲和規定意義:例如只告訴學生黑線的意義,和為何不同生物的黑現在不同位置,就讓遊戲開始跑。跑了一陣子之後,讓學生說出自己的觀察和可能推出的結論讓大家討論。討論出某個東西之後,或許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在針對有爭議的議題,在同一個情境設定下,再進行實驗與觀察,然後看看誰說的對。

這些思考、推論、討論、再實驗的過程,也正是科學社群會發生的事情。

恰好我之前看到TED的另外一個演講,內容是導電粘土的製作。我就想到一個科學大富翁的遊戲,或許可以發展一下。遊戲的內容是,有好幾個研究團隊要同時研發導電的粘土。先發給每個研究團隊例如一萬塊錢虛擬貨幣,然後他們可以用這些錢跟老師購買不同的材料回去做研究。如果研究出某個成果,覺得這成果很好,他可以選擇把這成果公開,所有的配方和效果無償是放給大家參考,或是只公開成果,讓別的研究團隊購買他的研究配方,讓自己的團隊更有錢買更多的材料來研發。

但除了各團隊的競爭之外,還可以設定一個更大的目標,就是全部的團隊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研發出夠好的產品。理論上當大家越無私的公開自己的研究成果,這件研究的發展速度就會越快...等等等...

這樣的遊戲或許在科學課程上,可以同時具有訓練學生研究和讓學生體驗科學社群、科學倫理。

再來的一件事情是:虛擬完之後呢?

我認為光是虛擬,是不夠的,還要實戰!以科學課程來講,做完整的研究就是一種實戰。以Hunter先生的課程來說,如果全部四年級的學生都經歷過這樣的課程的話,下一步或許就是在五六年級的時候,實際投入學校事務的改良。學生可以真的參與學校的討論,提出意見,並且真的影響學校的運作。如果可以這樣,那就太完美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