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5年7月31日

閱讀《翻轉教學:10個老師的跨學科翻轉手記,讓學習深化、學生更好奇》

感謝親子天下的邀請,讓我可以先讀到這本書。本來很擔心人在馬來西亞帶學生出訪沒辦法如期完成,結果在飛機上和睡前努力的看完書之後,順利的在某個異國的晚上寫完了!

這幾年,台灣的教育界非常的熱鬧。不管是翻轉教學、均一教育平台、可汗學院、分組合作學習、學習共同體、BTSMAPS等等,雖然理念作法都有所不同但是大家追求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共同目標,就是差異化教學。也就是以學生為主體,設計出能夠適應不同學生能力與需求的教學環境。提供更加客製化的教育與學習環境,讓更多學生能夠產生有效的學習。

翻轉教學的創始人強納森與艾倫在2012年將他們設計規劃與執行的翻轉教學模式公諸於世,引起了非常大的共鳴。他們讓學生在家裡利用影片學習,當學生在學校與教師面對面的時候教師就可以有時間依照學生的學習狀況做出個別的處置,教師可以回應學生個別的需求。學生可以用自己的步調,好好的把每一個知識點都學好,不會被團體的進度拉著跑。

這個翻轉的風潮吹到了全世界,台灣也有許多老師開始做了許許多多的嘗試。這些老師和《翻轉學習》書中的許多老師一樣,在改變他們的教學時都遇到了許多問題,這些問題有些相同有些不同。在不斷嘗試調整的過程中,老師們不斷的思考新的策略和作法也都各自發展出不同的翻轉模式,形成各種不同的教室風景。




為了讓學生的學習更好,教師們努力改變的過程中,我們總是發現不可能有一個標準答案可以依循。某個教師發展出來一個很棒的教學模式,如果只是被複製貼上到另外一個教室裡不做任何的調整修改,成功的機率幾乎是0。所以在閱讀《翻轉學習》時,並不在於找尋模式來複製,而是在教師常試著讓學生的學習成效更好時,可以將自己的經驗與其他教師的經驗互相印證對照。像我自己在執行翻轉教學的過程中就遇到了像第九章中,湯姆朱斯克老師提到的問題:當教師以影片輔助教學,每個學生課程進度有差異時「擔心因此錯失伴隨著講課的大量課堂討論」。對我來說我就會知道並不是只有我在進行翻轉教學時遇到了這樣的困難,我並不孤單。湯姆朱斯克老師同時也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了他的解決方案。同樣的,我不可能把解決方案複製貼上,但是我可以嘗試用湯姆朱斯克老師的思考模式去試著設計出我的解決方案,再試試看,讓我的課堂更好。在《翻轉學習》中,可以找到許多老師提出他們在不同科目上執行翻轉課程的成功經驗、失敗經驗與努力調整的過程,這些經驗可以提供許多已經有一些翻轉經驗的教師更進一步的去調整自己的教學。

除了差異化教學之外,這一波的教育改革還有另外一個重點就是「將學習的責任還給學生」,也就是讓學生能重拾自學的動機與能力。當然身為老師永遠會擔心在學生的學習動機這麼低的情況下,卻還要老師抽離監督指導的角色,學生的學習難道不會像是抽掉最後一根支撐的基礎,整個崩盤嗎?對於這個問題我想說,看著別人開車並沒有辦法學會開車。一直被安排著所有的學習步調,也無法學會自學。沒有人一坐在駕駛座就有辦法把車子開得很好,同樣的也沒有人可以一下子就學會自我學習。

我相信這也是強納森和艾倫要將他們的「翻轉教室」進階成為「翻轉學習」的原因之一,當學生重拾學習的主權,他被允許在學習的節奏步調上犯一些錯誤,而教師恰巧更是在扮演監督指導的角色。在這些過程中,教師是陪伴在孩子身邊的,教師隨時可以看到學生的狀況,適時給予協助與建議。有時候當老師總是站在講台上主導著所有學生的學習步調,可以得到很有效率的學習成效。但常常在這種互動模式下,當孩子需要協助的時候,教師是無法提供適時的協助時,教師是離孩子很遠的。

翻轉教學的模式不會是教育問題的唯一解答,它甚至不會是最佳解答。它能夠是最佳解答的唯一可能性,是教師實際的運用在教學現場,犯錯,修改,不斷依照教學現場的狀況調整並且最佳化。所以同樣的,其他任何的教學模式,也都是教師可以採用來提昇學生學習成效的最佳策略。我在這邊推薦翻轉教學或是翻轉學習,並不是因為它是唯一的解答,而是因為它是一個提昇的可能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