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物理與化學是很有趣的兩門學科,對我來說這兩類的學問幾乎就是許許多多有趣的遊戲。也許有人覺得物理與化學太專門或者太嚴肅,對這一點我想說得是:當你很喜歡這個遊戲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慢慢變得很專門,你也會很認真,甚至有時候會很嚴肅。
但是別忘了其中的樂趣,這些樂趣是吸引了許多人投入這個領域的極大誘因。 如果你喜歡這兩門學科那很好,請好好的玩它!如果你沒有那麼喜歡,那也無妨,你還是可以從中獲得一些樂趣。

2014年7月10日

學打人之前要先學會挨打

既然開了一個武術梗,就延伸一下好了。我其實很感激也很佩服教我太極拳的黃順意老師。他對武術的鑽研,既廣且深。許多學習武術的態度和方法,都很受用。其中在教實戰的時候,有一句話叫做「學打人之前要先學會挨打」。我老師說要折磨別人的身體之前要先折磨自己的

意思是你得先累積被打的經驗,久了之後很清楚被打是怎麼回事之後,慢慢就會知道怎樣去打人。

那對於教學呢?要教人之前,要先成為好的學習者。當你是一個很有經驗的學習者,知道學習過程中自己會遇到什麼問題;看到一個新的訊息時,自己如何處理;遇到困境時,用什麼樣的態度和方法去面對處理。如果你很清楚這些事情,那你很可能就會是一個很好的教學者。

當我說「很有經驗的學習者」時,指的是有成功經驗,更有失敗經驗。有時候我覺得老師的問題是他們學習的歷程太過成功,我們雖然或許不算是什麼人生勝利組,至少也是個考試勝利組吧。以前自己老師講的東西,很容易聽懂,考試很能掌握重點,也容易考的不錯。有時候就很不了解為什麼學生聽不懂?哪裡聽不懂?(我明明就是用和之前老師同樣的教法,我以前都聽懂了為什麼你就是聽不懂?)

有時候我會覺得老師要去踏一下自己不擅長的領域,去感覺一下那種聽不懂別人講什麼的感覺是什麼?面對這種挫敗自己又是如何去處理面對的?然後會比較知道遇到困難的學生發生什麼事。

其實我覺得科學研究也是一樣。我們求學的歷程,全部接收到的都是老師或教科書把所有雜訊去除之後,留下來的那個精緻乾淨沒干擾的資訊。我們很少面對真實世界,真實實驗室或真實世界中充滿雜訊的狀態。我們並沒有學會如何把雜訊慢慢清除,然後慢慢終於把一件事情看清楚的過程。我們甚至不知道原來這世界是充滿雜訊的世界。

我知道有些老師不願意帶學生做實驗或是不願意做比較開放性的實驗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害怕實驗做出來的結果自己無法解釋。那種出乎意料的結果造成的失控感,很多老師是無法忍受的。於是我們永遠只敢在最擅長的紙筆測驗考試上,甚至不敢試試看考卷上描述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會發生。

但是你知道,科學家幾乎永遠都在面對未知和失敗。當他踏入一個未知的領域時一定就是(有計劃有系統的)到處踩踏,把這塊領域不管成功還失敗的每一吋都踩過。然後他或許可能就找到了一個成功的點。成功的點不是一個點,而是一整片完整的面。

當然在教學上我們不可能要學生重新把人類歷史上所有犯過的錯誤重新都犯一次,這樣就失去教學的意義了。但是面對未知的時候,面對出乎意料的情況的時候,怎麼去處理?以科學教育來說,怎麼樣以科學的態度眼光和技術來有計劃有系統的處理未知的狀況是需要學習的。

對老師來說,當實驗做出來和課本不一樣的時候,就是他可以展現面對未知的態度和技能的時機點。機會難得,要好好把握啊!

在大四做專題的時候,其實我能力不好,也很混,沒有做出什麼東西。做的是金嵌入氧化鐵中,能形成催化一氧化碳氧化成二氧化碳的催化劑。藥品很貴,做了一年,都做不出任何active的成品。要畢業之前,跟指導我的萬老師報告,也跟他說抱歉說浪費了他的錢和時間。

他說:為什麼你覺得浪費?

我說:因為我都沒做出成功的(有活性)的東西

他說:但是你做出了很多沒有活性的東西,這樣我們就知道哪些情況是行不通的...


這段對話影響我非常深,很可能是大學四年裡面,對我最珍貴的一段對話。
張貼留言